【行业动态】2017年顺德首宗环境污染刑事案件公开审判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1-19 11:09:27 浏览量:


【行业动态】2017年顺德首宗环境污染刑事案件公开审判


偷排酸洗废水 判有期徒刑八个月

陈村镇骏业永盛金属制品实业有限公司偷排酸洗废水污染河涌。/区环运城管局执法大队供图

陈村镇骏业永盛金属制品实业有限公司偷排酸洗废水污染河涌。/区环运城管局执法大队供图

文/珠江商报记者 邵姮

图/区环运城管局执法大队

岁末年初的南国水乡,2017年首轮冷空气的南下给顺德这座小城带来了大幅降温。然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环境治理的热度持续不减。13日,顺德区环境运输和城市管理局交通综合楼环保巡回法庭迎来2017年第一宗环境污染刑事案件的公开审判,顺德区陈村镇骏业永盛金属制品实业有限公司岳某、伍某、吴某因放任偷排酸洗废水、将重金属严重超标的污水排放至排水沟,被顺德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岳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这也是2017年顺德环保、司法部门联手向环境污染犯罪宣战的第一炮。

案件回顾:工业废水超标排放导致环境严重污染

岳某是顺德区陈村镇骏业永盛金属制品实业有限公司的厂长,负责管理该公司酸洗车间事务。被告人伍某、吴某则时任该公司酸洗车间员工,负责分班处理酸洗车间的废气、污水。检察院指控称,被告人岳某、伍某、吴某在工作期间,放任该公司酸洗车间的污水直接流到厂区与外界河涌相互联接的排水沟。

事实上,早在2016年9月,区环运城管局就在一次环保检查中发现该公司存在任由加入白石灰搅拌后沉淀变清的污水排出厂外的违规行为,并勒令其整改,但被告人岳某只是吩咐伍某、吴某两人将净水池周边的沟渠用水泥封住,没有对水满溢出的污水采取任何措施处理,任由污水沿沟渠直接排到下水道,导致对周边环境产生了严重污染。

2016年10月30日,区环运城管局对永盛公司厂区沙井及周边排水沙井内污水取样,经检测显示,CC2016103001样品所测项目中总锌达标、总铬超标112倍、总镍超标18倍、总铜超标12.7倍;CC2016103002样品所测项目中总锌达标、总铬超标203倍、总镍超标101倍、总铜超标70.3倍。

顺德检察院认为,被告人岳某、伍某、吴某无视国家法律,排放含重金属污染物,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污染环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并向顺德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律师说法:最新司法解释全面规定环境污染刑事犯罪定罪量刑标准

区人民法院审判认为,以上三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污染环境罪,并当庭作出了判决。岳某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伍某、吴某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对此,广东顺晖律师事务所律师江敏指出,从新《环境保护法》的角度来分析,该公司的行为违反了《新环境保护法》第四十二条第四款“严禁通过暗管、渗井、渗坑、灌注或者篡改、伪造监测数据,或者不正常运行防治污染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违法排放污染物”的规定。

关于环境污染犯罪行为,2013年司法解释就已明确了污染环境罪的入罪标准,为从严治理环境污染提供了必要的法理依据。顺德公检法机关和环保部门依法查处环境污染犯罪,加大惩治力度,自新《环境保护法》颁布以来,顺德法院共判决污染环境犯罪刑事案件33宗55人。

为进一步加大对生态环境的司法保护力度,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于2016年12月26日联合发布《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2016年解释》),用18个条文对相关犯罪定罪量刑标准的具体把握等问题作了全面、系统的规定,并于2017年1月1日起施行。

江敏认为,该公司排放含总铬、总镍、总铜的污染物,分别超过国家污染物排放标准203倍、101倍和70.3倍,根据《2016年解释》,应当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的情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规定,构成污染环境罪,如属单位实施该犯罪的,应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定罪处罚,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并对单位判处罚金。

《2016年解释》也对环境污染刑事犯罪定罪量刑标准等问题做出了全面规定。区环运城管局凌伟峰介绍,较2013年司法解释,主要变化体现在,一是明确了污染环境罪定罪量刑的具体标准。将原来认定“严重污染环境”的十四项具体情形增加到十八项,明确超标入刑重金属的具体范围——超过三倍、十倍的重金属范围有所不同,并将对自动监测数据造假行为、违法减少防治污染设施运行支出一百万元以上、造成生态环境严重损害等情形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二是明确了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具体适用。增加了重污染天气预警期间、突发环境事件处置期间排放有害物质从重处罚。对及时采取措施,防止损失扩大、消除污染、全部赔偿损失、积极修复生态环境等从宽处罚,发挥刑法威慑和教育功能,促使行为人在污染环境后及时采取措施减少和弥补损害。三是明确了环境污染共同犯罪的处理规则。规定明知他人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向其提供或者委托其收集、贮存、利用、处置危险废物,严重污染环境的,以共同犯罪论处;四是明确了“有毒物质”的范围和认定问题。明确将危险废物、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含重金属的污染物以及其他具有毒性、可能污染环境的物质都纳入“有毒物质”的范畴;对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所列的废物,依据涉案物质的来源、产生过程、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以及经批准或者备案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等证据,结合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公安机关等出具的书面意见作出认定;对危险废物的数量,可以综合被告人供述,涉案企业的生产工艺、物耗、能耗情况,以及经批准或者备案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等证据作出认定。五是明确了监测数据的证据资格。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及其所属监测机构在行政执法过程中收集的监测数据,在刑事诉讼中可以作为证据使用;公安机关单独或者会同环境保护主管部门,提取污染物样品进行监测获取的数据,也可以在刑事诉讼中作为证据使用。

环保警惕:企业环保主体责任亟待强化

“我没有文化,对此没有什么话好说。”庭审现场,被告人岳某的一句供述令人唏嘘不已,显示出其环保意识薄弱,敷衍应对环保整改的态度,最终导致其行为对周边环境产生严重污染。

此外,在庭审提交的证据材料中显示,被告人伍某及吴某均表示并没有污水和废气处理的资质和相关技能的评审,该公司也没有对他们进行过针对环保方面的专业培训。

“企业设暗管,偷排工业废水的行为较之一般的排污行为,无论是排污方式,还是排放污染物的危害程度,都具有十分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江敏表示,企业是环境污染治理的第一责任主体,企业应落实环保主体责任,积极规避和防范环境违法的法律责任风险。

“简直大快人心,就应该重罚这些偷排的企业。以前罚得太轻,违法成本太低,支持政府这样做。”市民李先生如是评价说。

事实上,近年来,市民投诉的环保问题主要集中在村级工业园区,其污染问题已经成为顺德区环保工作的“老大难”问题。环境治理首要抓住关键点。就在去年12月,顺德召开全区村级工业园区综合整治提升动员大会,吹响了对249个村级工业园综合整治“战役”的号角。

佛山市委常委、顺德区委书记区邦敏表示,整个环境治理以及村级工业园“双达标”的工作,是接下来顺德社会治理、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战略部署。“要打击工业园里面违法违规排污,这是重大发展战略中的一个关键战役,是一项长期、系统的工程,而非一次突击行动,它关系到整个顺德的社会治理、经济发展。”

联动机制:顺德法院组建环境污染刑事案件专门合议庭

据了解,为构建协同共治的打击污染环境工作机制,2015年2月10日,顺德区人民法院成立了佛山市首家环保巡回法庭。经过近两年的运作,巡回法庭成为了司法审判和行政执法的连接点,不断推进和完善法院与行政职能部门合力构建多元化环境资源保护、管理格局。近日,顺德法院还成立了专门审理污染环境刑事犯罪案件的合议庭,由刑庭一副庭长、两名法官及随机产生的人民陪审员组成,旨在适应当前国家环境治理战略,通过专业化审判增强依法打击污染环境行为的成效和警示效果,实现社会经济的绿色发展。

“随着人民群众环保意识的增强和国家治理环境力度的加大,顺德法院受理的污染环境刑事案件对比2014年以前增幅明显,案件也呈现出犯罪行为隐秘性强、调查取证难、鉴定技术标准高和专业性强等特点。因此,相对于其他犯罪行为,对审判人员的专业化程度要求较高。”顺德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陈海强介绍,顺德法院组建专门合议庭审理污染环境刑事案件,一方面在于适用新形势下污染环境刑事案件审理的要求,实现对污染环境形势案件的专业化审理,提高审判质效;另一方面也希望通过专门合议庭的成立,培养一支专业化的审判队伍,更好地为绿色顺德发展提供司法保障。

陈海强认为,目前成立的环保案件专门合议庭是巡回法庭平台的延伸,通过专门的合议庭形成专人负责机制,将更好地增强协同机制在打击污染违法犯罪行为的效用。

据介绍,在2015年至今顺德法院受理的污染环境刑事案件中,涉案人员主要从事金属制品行业。其中,不锈钢加工企业占了近八成,污染行为主要是向河流等水道排放重金属超标的废水。在对污染环境犯罪行为人的处罚方面,顺德法院分管刑事审判的副院长梁社明认为,污染环境犯罪行为严重危害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向河流水道排放超标废水对顺德“水乡”环境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因此,法院按照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污染环境的刑事案件将依法从严从快处理,通过刑事处罚依法打击污染环境的行为。

梁社明透露,除依法适用限制被告人人身自由的自由刑外,针对被告人实施污染环境的犯罪行为主要为实现经济目的的情节,法院将进一步强化罚金刑的适用。据了解,顺德法院对在污染环境犯罪行为中作用较大的被告人罚金均不低于一万元,其中最高处罚金额达20万元人民币。



相关文章